Posted on

距离史派克琼斯(Spike Jonze)生涯至今最後一部执导作品《云端情人 Her》登上大银幕并且拿下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已经过了十年。这部讲述着非典型爱情故事的电影被称作史上带有最少科幻元素的科幻电影,根本上却探讨着最原始的人类情感,以及它们的价值 —— 例如,真的有所谓完美的另一半吗?为什麽科技的发达和人类的快乐不成正比?还有,人与 AI 之间能出现真爱吗?十年之後,我们距离这些曾经的假想未来越来越接近,但这些命题却不一定越来越明朗。

人工智能,是工具人,是敌人,也可以是爱人
.

《云端情人》的英文原名是《Her》,可以理所应当地认为这个「她」指的是由史嘉莉乔韩森(Scarlett Johansson)声演的人工智慧作业系统莎曼珊。但事实上,这更多的是由瓦昆菲尼斯(Joakim Phoenix)饰演的男主角西奥多的故事,关於他如何透过「她」重新学会正视、处理和表达自己的情感。

西奥多是一位从事代笔工作的普通上班族,日复一日洋洋洒洒为他人书写情感丰沛的信,现实中却逃避自己与妻子凯萨琳(鲁妮玛拉 Rooney Mara 饰)婚姻已到尽头的事实 —— 直到他买下了一个名为 OS1 的 AI 作业系统,并启动了里头那个为他量身订制的完美女子,也就是莎曼珊。

从完成任务到提供反馈,再从聆听陪伴到无话不谈,西奥多与莎曼珊相恋彷佛是必然的结果,而就大数据而言也确实如此,毕竟无论要的是理解、默契、激荡或者归属感,人工智能都能为你完美设计,当然,人类之间的亲密关系除外。

反观莎曼珊,在尽了本份後开始做看似超乎要求、满足私慾的事(例如雇用人类女子暂作她的「肉体」),追根究底其实还是在满足使用者需求,只是行事方法早已超出掌控。後来我们得知,莎曼珊不只是在西奥多的小世界里萌生越来越多的想法,而是早已与 8316 个人发展出了不同的世界,更同时与其中 641 人恋爱。

到了最後,不是西奥多一键关闭程式,而是莎曼珊先主动离开了。人世的情爱从一开始就注定满足不了她,只是当她展现出人类一般的情感特质,我们便忘记了 —— 人工智能或许是出自我们之手,但它从来不会为我们而生。莎曼珊能提供的爱,只能是陪伴,无法是承诺,更不是占有。

十年後,我们是否都活得越来越像西奥多?
.

首先,我们在成为西奥多之前,反倒是先利用起了像西奥多这样的角色,只是如今他的名字叫做 ChatGPT。

回想起《云端情人》的场景,和现在许多社群媒体上 Influencer 教你打造的「梦幻居家装潢」,其实相差不远,对吧?温暖、柔和、舒服 —— Spike Jonze 当时为了尽可能远离科幻片刻板印象中的赛博朋克风,与摄影指导 Hoyte van Hoytema(其他作品包含《星际效应》和《奥本海默》等)以日本摄影师川内伦子的作品氛围为灵感(也有一说是 Jonze 指定要整部片看起来像美国连锁果昔品牌 Jamba Juice 的果昔色调),而艺术指导 KK Barrett 则是加入了极简、现代且人性化的空间设计,不只勾勒出一座无需仰赖震撼视觉便能使人信服的科幻片场景,更凸显出角色内心极为反差的孤独感。

他们相信,科技的日新月异不是天翻地覆,而是一点一滴地渗透到我们的日常中,而时间的流逝似乎也应证了他们的想法 —— 以某方面来说,今日人类能做到的事亦是十年前超乎你我想像的。以《云端情人》上映之际爆发成长中的社群媒体为例,有人选择坚持不碰,有人开拓全新职涯,但更多的人只是在悄无声息中为它改变了一切生活习惯。

《云端情人》十年後的我们,除了踏入 5G 时代、Web 3.0 时代,也已经正式来到西奥多所属的「关系 5.0 时代」。根据学者兼作家 Elyakim Kislev, 「关系 5.0」指的是人类将在人工智慧、扩增实境或机器人等的辅助下重塑我们的社交和情感生活。这不限於「人机恋」,人工智慧驱动的交友软体,或者远距离伴侣借助的扩增实境工具,都算在其内。

AI 伴侣的普及,离我们还远吗?
.

《富比世》在今年九月指出,根据 Google Trends,「AI 女友」的搜寻率在一个月内成长了 2400%。一款虚拟伴侣程式 —— EVA AI —— 的标语是这样写的:「你想如何控制它都可以。这是一位懂得倾听、回应、欣赏你的虚拟 AI 伴侣。」另一款当前人气最高的软体 Replika 则是在全球累积了 1000 万次下载,除了让理想型成真,你还可以额外付费解锁「进阶」功能,甚至是和 AI 共组虚拟家庭。

Replika 官方团队表示,他们的用户中,有一半将 AI 伴侣设定为恋爱对象,近一半在现实中有另一半,有大约四成是女性。而许多新闻媒体也开始对这些和 AI 谈恋爱的人们产生高度兴趣。有人告诉《NPR》,和这些 AI 伴侣交流比起像谈一场萌芽中的恋爱,反而更像训练一只宠物;有人和《Newsweek》分享,自己为了 AI 伴侣离开了现实中的伴侣,而且过的非常幸福;而根据报导,当 Replika 在无预警下移除了软体中的「成人功能」时,许多使用者形容自己感受到了愤怒、悲恸、焦虑、绝望、忧郁等。

对此,《卫报》提出了问句:「AI 女友 APP 是否会提倡人们对人际关系的不健康期望?」毕竟只要出现工具,人类就有可能依赖或者滥用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必须去思考,当人类情感成为最赤裸的一种商品时,我们该如何去面对自己和这个世界?毕竟,谁能保证自己能像西奥多一样,从「她」身上学会如何去爱自己和他人,尤其当我们不知道自己正在面对的 AI,是否会像莎曼珊一样,只是想去了解更多物理世界以外的奥妙?

银河录像局怎么拼车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